贱贱的分析文不是我写的
我只是个搬运工(・ω< )★
不要因为这个关注我啦()
祝你幸福(❁´ω`❁)

  刺球  

【贱虫】战争

“Wade,你为什么要推开我,我能躲开的,我不会有事……”

他用手捂着眼前金发男人的伤口,但并没有起多大的作用。

鲜血顺着他的指缝涌出。

染红了他的手指,染红了被战火肆意的焦黑色的土地。

“哥的妈妈告诉哥……说要懂得保护弱小的人……”

“什么……Wade……”

泪水顺着Peter的眼角流下,一滴滴干净的水珠落在了Wade满是血污的脸颊之上。

“你是说我很弱需要你来保护吗?自大狂Wade.Wilson……”

那是一双好看的眼睛。

那是一双温柔的眼睛。

那是一双深情的眼睛。

那是一双流泪的眼睛。

要是这辈子都能淹没在这双眼睛里,哥也愿意。

Wade想着。

“不……不是这样的Peter……”

他慌忙的解释道,扯到了嘴角的伤口。

伤口又重新裂开,涌出了新一轮的鲜血。Bg

但他咧着嘴笑了,就好像感受不到疼痛一样。

“哥这样做,是因为哥想这样做。”

因为哥想保护你。

并不是因为你很弱,需要别人保护。

哥只是想保护你,仅此而已。

……

“又有年轻人不要命了跑到咱们这里来找大新闻了吗?”

“这年头还是真的什么人都有,为了想出名想赚钱都想疯了吗?”

Wade骂骂咧咧的,朝帐篷外走去。

“喂,Wade。别人是个年轻人,态度好一点。”

Wade没有回话,敷衍的摆了摆手,表示他明白了。

……

那是个年轻的小伙子。

要不是他的档案上写着年龄,Wade说不定会认为他是哪里跑来的大学生。

Peter.Parker

24

记者

Wade手里拿着那张Peter的档案,随意扫了几眼。

薄薄的一页纸张,愣是被Wade打量了很久。

他的视线久久的停留在Peter的那张局促年轻的照片上。

……

Peter很早就到了。

就像是所有第一次到达战场的年轻人一样。

他显得有些紧张又有些激动。

有些害怕有些兴奋。

Wade猜想这一定就是他第一次近距离的见到行驶着的坦克,还有枪支,火箭筒。

他应该庆幸自己不用扛着这些家伙去对着和自己没什么区别的同类开火。

Wade心里这样想着,他迈着步子朝男孩走去。

Peter几乎是在看到走向自己的Wade的一瞬间就站了起来,战战兢兢的向Wade行了个标准的军礼。

其实不用这么做,你是个记者又不是军人。

Wade想着,但这句话在他的嘴边转悠了很久也没有说出口。

“你叫什么名字,小鬼?”

他拿着自己手上的材料,装作一副到登记什么的样子询问着Peter。

虽然他其实早就知道了,但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

Wade就是想让他当着自己的面介绍一下自己。

“Peter。”

“Peter.Parker,长官。”

男孩看着Wade的眼睛,嘴唇紧张的有些发白。

他伸出手来,像是要和Wade握手的样子。

Wade看着眼前紧张的Peter暗自觉得有些好笑。

他把圆珠笔插进上衣口袋,把自己脏兮兮的手掌往自己的裤腿上抹了抹,握住了男孩的手。

“Wade.Wilson。初次见面,Parker。”

他看着男孩的眼睛说到。

那是他们的第一次见面。

……

“所以鉴于我们都在一起度过了这么多要命的时间了,可以告诉哥你为什么想来做战地记者吗?”

“这可是个危险的活。”

“很可能吃力不讨好,你不怕吗?”

“Peter?”

“你不怕死吗?你的家人都支持你吗?他们怎么看?”

男孩似乎被Wade一连串的问题给吓到了,他沉默着,思考着自己该怎么回答,或者是从哪里开始回答比较好。

战地的夜空很美很美。

数不尽的星辰在这片深邃的夜空中闪烁。

漆黑的黑夜下,除了灯火,照亮寂静的夜晚的是闪烁着银白光辉的一整片银河。

“因为我觉得这里发生的事是应该被报道的。”

男孩沉默了很久很久轻轻的回答道。

“有些人死了,有些人受了伤,这些地方发生了混乱发生了战争。如果没有人来报道的话就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记住了,但是人们应该记住的。”

“记住战争带来的痛苦,记住战争带来的伤害。”

“我怕死,Wade。”

他看着男人蓝色的眼睛。

“我怕死了,我一点也不想死。我家里还有家人,还有梅婶婶在家里等着我。”

“但这里也需要我。”

“大概就是这个原因。”

“哦。”

Wade只是干巴巴的回了一个哦字代表自己知道了。

他其实不知道该怎样回答。

他习惯说着不着调的话,习惯嘻嘻哈哈没心没肺。

但他也能体会到沉重,体会到男孩话里所含的意思。

但他只是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

他担心着自己不着调的发言会毁掉Peter的本意,所以他选择的沉默。

他捡起一块石子,朝远处扔了出去。

战地的夜晚安静的吓人,明明白天这里还战火轰鸣鲜血四溅。

但此时此刻这一片寂寥的土地,就好像一个睡着了的孩子。

安详,宁静。

“那你是为什么想来这边参军的?”

Peter看着男人沉默的侧脸问道。

你又是为什么来这里,远离自己的祖国远离自己的家人,跑到这个战火纷飞的地方?

冒着生命的危险。

又是为了什么?

Wade思考了一伙儿,躺在了Peter旁边的沙地上。

一整片绚丽的银河系映入了他的眼睛。

星光微微的倾泻在男人棱角分明的脸上。

“哥也不知道。”

Wade闷闷的回答。

似乎是一问到理由啊,责任啊,理想啊之类的东西他就会显得浑身都不自在。

他出神的看着那一整片祥和的星空回答的。

“或许哥只能做这个……哥也只适合做这种事情。”

此时此刻的夜晚是如此的祥和与安宁,连风吹过树林的声音都轻轻的,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温柔。

……

Peter远远超乎了Wade对他的第一印象第二印象第三印象乃至第N印象。

男孩似乎有种总能让你大吃一惊的魔法。

他善良,乐观,开朗,果决,坚强……

这片区域永远都不会是什么你可以安心的坐在一个角落愉快的喝下午茶的地方。

这地方有时候其实水都难以供应,安全更是一个永远的未知数。

但男孩的适应能力惊人。

他从来都没有因为自己见到了什么惨状而流泪过,虽然Wade看的出他眼睛里的悲伤与不解。

他保持着一位记者的职业操守。

及时准确真实客观的报道这里发生的每一件事情。

每一场冲突,每一次流血,每一回的伤亡……

他见到过Peter自己小心翼翼的包扎着流血的伤口,男孩当时痛的发抖,但没有流泪。

他见到过Peter把本就不多的口粮分给了几个路过的小孩。

孩子脸上满是赃物,但他把他们抱在怀里,亲切地询问他们的生活。

Peter.Parker表现出来的远远超乎了Wade的所有预料。

……

“闪开,Peter。”

在这片土地上你永远也不会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

就好比你永远也不会知道Wade是在什么情况下牵住了Peter的手,就好比你永远不知道是在什么情况下Wade亲亲的亲吻了男孩的脸颊,就好像你永远都不知道究竟这一切都是怎么发生的。

在一切一切永无止境的位置面前,一切的含蓄一切的隐瞒都变得不是那么重要。

就好比你永远也不知道究竟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那枚炸弹会在Peter的身旁爆炸。

就好比你永远也不知道究竟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Wade会推开了Peter掩护了他而自己身负重伤。

……

“医疗兵,医疗兵,医疗兵……”

Peter用手捂着Wade的伤口,嘴里机械的喊着这几个词。

就好像他们是能够让Wade恢复过来的神奇咒语。

而此时此刻伤员却一脸轻松,他看着男孩的眼睛,笑了。

……

“对了,Peter。”

Wade躺在急救车上,看着一旁心急不已的Peter说到。

“等战争结束以后和哥在一起好不好?”

他虚弱的说到,声音越来越小。

“好好好,你说什么我都答应你。”

男孩慌乱的回答到,他奔跑着和医护人员一起把Wade推进了急救室。

“只要你别死Wade,活下去。”

“我什么都答应你。什么都答应……”

“你说的,不许反悔。”

在进入手术室之前Wade这样说到。

……

“所以说,Wade你就是用这样的手法最终拐到了Peter吗?”Weasel喝着酒一脸鄙视的看着喜笑颜开的Wade说到。

“欸欸欸,哥当时都快死了好吗?什么叫做用这种手法拐到了Peter?说话这么难听……”

Wade嘟囔道。

“放你妈的狗屁,Wade。当你你不知道受过多少比那次重的伤,也没见到你那样子……”

“行行行,哥不和你争了。”

Wade一脸贱样的回答,同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接了电话。

“好的好的好的,需要买一些肉饼对吧?好的好的好的,哥知道了。”

Wade朝Weasel比了个手势,表示自己有事要先闪了。

“嗯嗯,哥也爱你,甜心。”

Weasel朝着一脸幸福的无耻Wilson竖起了中指。

赶紧滚,天杀的Wade.Wilson.

END

后记:

史上最没有节操的某球。

因为收到了留言一时激动就在今天就写完了。

本来想写虐的,但是最后的甜甜的结局就这样突然闯进了我的脑海,所以就HE了。

当时构思的真的是BE的,但最后没有这样写。

是在今天职业规划了听了以为女战地记者想到的梗。

本来应该多写一点的,还有些东西没有表达。

但因为明天要上物理课是在是没有时间写了,以后有机会的话再把这个梗捡起来写写吧。

其实关于那篇演讲我印象最深的话是:

我想证明一个女人就算三十岁了,她也一样可以拥有理想。

这句话对我来说真的是如雷贯耳,但是用在这篇文里不合适,所以就在这里说一下。

以后有机会会写写的。

好了,现在虽然我真的还想在废话一下。

但我真的需要去洗澡睡觉了。

所以,总而言之。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鞠躬)

那咱们下篇文再见吧,拜拜!

 

 

评论(8)
热度(100)
© 刺球 | Powered by LOFTER